Skip to content

北马,为什么我选择了上收容车?


讲真,北马有点配不上国马的名号。

今天,第36届北京马拉松成功举办,

天气也相当给力,

想必完赛率应该挺高的。

完赛固然让人喜悦和值得敬佩,

但还有那群“没完赛”的跑友也值得关注。

好不容易中签的北京马拉松,

天气适宜、服务尚可,

他们却为什么弃赛呢?

跑友叶子:我对北马已灰心,上收容车得了

北马我上收容车了,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早上起床,被乔任梁突然离世的消息刷屏了。一时之间,竟不敢去跑北马了,毕竟对我这种跑渣来说,说不定也就突然猝倒在赛道上了。不过看了一下,天气居然不错,雾霾较轻,温度较低,没有太阳,是个适合跑步的好天气。那就走吧。

没想到悲催的历程才开始。

一下地铁,就看见好多人拥堵在地下通道那里,就那么个小口供选手进入。说实话,这屁大点地方哪够啊?导致很多选手翻爬栏杆,不怪一位跑北马多年的跑友吐槽了:“主办方也是够恶心的,都特么几年了,还是一群人一个小口往里放人。”6点半到的前门,花了半小时才到起跑区,醉了。

该庆幸的是,幸亏我没存包啊!听存包的小伙伴说,存包区设置特别不合理,没设进出口,拥堵了好久,“其实北马发了存包短信,车也很多,但就是流线没有设计好,导致这么拥堵。”一个存包存了很长时间的小伙伴吐槽。

现场氛围还是可以的,拉伸拉伸,开开心心起跑,脑海中一直回旋的是主持人说的“补给有60000根香蕉”,但说实话,一根都没见到。因为知道自己渣,所以我想找500兔子跟着。结果领跑兔的情况实在太乱了,615跟530差不多速度,500全程没看见。那就自己跑吧。

因为安检的时候,自带的水被没收了,所以我特别期待补给站,结果:5公里处,没水……志愿者一直在喊“前面有水”,然而并没有;10公里处,总算是有水了,但木有杯子。因为水不够,又没有杯子,10公里处的志愿者只得给选手捡的瓶子里盛水……前17公里,都没有看见运动饮料,志愿者大呼尴尬,“问一个没有水,问一个没有水,好尴尬啊!”

其实,北马这次水是管够的,但就是前半程杯子真的太少了……

水有点问题,药也有点问题。和我一起跑步的小伙伴,因为髂胫束疼得没法跑,找了一路的药,得到的回复都是“前面有,前面有”。但前面也真的没有。

对北马真是太失望了。虽然今年比前几年进步了不少,好评颇多,没有大的槽点,但真的考虑得还不够细致。幸亏今天天气凉快,不然得有多少跑友吐槽啊。

北马啊北马,可长点记性吧,毕竟36年了。一位跑步多年的老跑友也表示不太满意:“闹闹哄哄的北马,选手像密密麻麻的蚂蚁,赛道狭窄蜿蜒,旁边就是机动车,与尾气同行,补给没有亮点,完赛包很瘪,这跑得绝逼没有享受啊。”

近年来,无锡马拉松、武汉马拉松、哈尔滨马拉松等优质赛事不断涌现,办了36年的北马,有最高的声望,有最好的资源,有最负盛名的名胜古迹,有多年办赛的经验,如果还办不好,真的有负国马的名号。

因为失望情绪蔓延,而自己的配速又乱,大姨妈又突然造访,虽然能完赛但肯定得遭罪,想了想,我还是和小伙伴在半马左右的地方上了收容车。

唉,北马再见,再也不见。

奖牌上面的金子,也掉了下来,唉。

跑友阿龙:首马,果断半程弃赛

本来想着,第一次要持久一些,但我已经尽力了——22.69公里,2个半小时。

北马抽到签这事还是让不少人羡慕的。这么说下来,半程退赛肯定会让不少人觉得“暴殄天物”,其实我也这么觉得,但没办法,运气太好。

第一次的回忆总是不太美好,恰好北马就是我的首马,不只是首个全马,还是我在公路上跑的第一个比赛,在此之前只跑过两个越野(仰天长笑,能奈我何)。

9月16日,有些紧张。心里有些挣扎,不知是选择530完赛还是600完赛,就像我学生时代一直犹豫不决将来是上北大好还是清华好一样,挣扎得有些痛苦……

后来,我决定随遇而安,策略我都想好了——作为F区出发的选手,我应该先按自己的节奏跑,等碰到600以内兔子就跟着跑,因为出发晚,可能我的净时间要领先一些,我还准备在天安门前的长安街路中间躺一下纪念一下。准备好衣物装备后我早早的休息了,准备第二天大干一场。

 

9月17日,我差点迟到,不吉。枪响后,我用了15分钟看到主席台和起点门,前五公里一切都很好,节奏也可以。居然在5km碰到了530兔子(非官方的,但谁在乎呢),开心,计划超预期得好,完赛有望!跟着兔子大哥跑了10公里以后感觉右脚脚腕、右腿髂胫束有些隐隐作痛,情况不妙。

自觉应该喷些云南白药,但是医疗点都用完了(跑得慢不好),开始被迫停下脚步走一下缓解缓解。眼看要到17.5km补给点,我准备吃两个盐丸以防抽筋(月初越野抽了20公里,心有余悸)。按照建议提前含到舌下准备到补给点喝些水送下去,但接下来的情况让我彻底崩溃了——补给点收摊了!没水可以理解,居然连桌子都看不到了!盐丸太咸了,心跳有点加速,我准备安全地回家——跑完半马弃赛。

 

走走停停,经过了几个关门点以后,终于到达了半程计时点,跨过去,如释重负,好歹算是完成了首个半马。

一路溜达到22km,看到收容车,居然有些心安。跟收容车合影留念后,有些不太情愿地被号码布的“奖牌”一项画了√,走上了我盼望已久的收容车,此时离点位关门还有十几分钟时间。在车里,看到了一张张或痛苦或释然的面庞,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居然有些小激动,哈哈哈。

事实上,我比很大一部分跑友都要到终点,谁让我是坐车去的呢。拖着残腿取包,回家,休息,吃饭。

北马明年再见,明年我也是有经验的人了,不挣扎了,直接上北大。

 

跑者小爱:退赛:因莫名腰伤,故含泪放弃

之前因为6月11日的兰州马拉松跑得很痛苦,从21公里之后,开始大腿痉挛加小腿痉挛,又因为收容车距离我太远,后半程是在崩溃中一步步跑下来的,也因此暗下决心,今年不再跑全马了。

原本,今年是计划跑3个全马的,兰马之前已经完成了无锡马拉松。

生活总是充满了意外。一个朋友没有被北马组委会认可的全马和半马成绩,无法参加抽签又想参赛,我削尖了脑袋求朋友帮忙找名额,结果朋友提供的名额他仍不符合条件。

没有办法,总不能浪费吧,地球人都知道北马名额还是蛮金贵的。自己来吧。

9月3日我参加了五岳寨越野赛,50公里,9小时40分完成,全程跑下来毫无痛感。不管距离,还是时长,都超过了马拉松,所以,当时憧憬即将到来的北马,自信心完全建立起来了,兰马的挫败感已经烟消云散。

 

然而,生活又跟我开了一个玩笑。9月12日,星期一,距离北马5天,在宁波出差的我,早晨在酒店弓腰刷牙时,莫名其妙地拉伤了腰部右侧的肌肉。通过慢跑、静养等方式试图恢复,然并卵……

联想到,我爸也经常莫名其妙地拉伤腰部肌肉,只能说,我的病灶源于遗传了。基因不好。

生活开了我的一个玩笑,我也开我爸的一个玩笑。

我的首个北马,最终,只能含泪放弃了。你们在兴高采烈地跑北马,而大街上那个弯腰驼背的人,是我,遇见我时请不要嘲笑我,我只是暂时的腰伤,明年北马,我一定来!

投稿或合作:微信号xiaomishu1992

邮箱622001178@qq.com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体育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