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出轨五年的丈夫,却因离婚前我的一条微信跟我下跪求饶


   

   2015年6月4日这一天,是我婆婆郑玉卿五十五岁的生日宴。我这才终于明白,我细心呵护了整整九年的感情,终究是握不住的沙。

  在此之前,我始终以为,只要我细心的呵护好这个家庭,顾正南总有一天会回头看一看站在他身后的我,可直到听到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对话后,我才幡然醒悟,结婚的这两年来,我始终是一个跳梁小丑。

  为了今天的生日宴,我已经张罗了近一个月了,婆婆的要求很高,我也希望她能够过一个体面又顺心的生日,所以,这次的宴请,事无巨细我都亲力亲为,生怕哪个环节出错了。

  可是当所有的宾客都在大厅里的时候,却唯独没有看到我老公顾正南的身影。我到处找他,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顾正南说的话,让我像是被抽走了魂一样,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唐吟,不要再提这件事,我告诉过你,梁旖一直会是我的妻子。”顾正南的语气很不好,他极力的压低了嗓音说着话。

  我感觉自己像极了一个小偷,正在偷窥顾正南的隐私,但我内心却执拗的想要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我向前走了一步,站在拐角处,我看到顾正南笔挺的背脊,他一只手插在腰间,即使看不到他的表情,我也听得出来,他此刻极为的耐心,连说话的语气都十分的柔和。

“好了,宴席一结束我就回去,你早点休息吧。”顾正南这样的男人,外表冷漠,永远的板着一张脸,可是现在,他却如此温柔的说话。

  就在我心里的酸涩抑制不住的往外涌时,顾正南突然提高了嗓音,有些不悦的说道,“唐吟,我告诉过你了,梁旖会一直是我的妻子。”

  可只过了片刻,顾正南却又压低了音量,解释道,“唐吟,我和梁旖之间,只是一张结婚证而已,我答应了祖母娶她,就必须做到,但是我对她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言,所以,你以后不要再提起这件事了。”

  我的心脏像是被一把巨大的锤子撞击了一下,骤然紧缩,听到这些话,我禁不住冷笑了一声,这个事实,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我一直在心里欺骗自己,不愿承认罢了。如今,从顾正南的嘴里听到这番话,居然是如此的讽刺。

  顾正南温柔的话语声又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我浑身的毛孔全都张开,仿若有一阵凉风钻进了背脊,抑制不住的轻颤着。

“好了,我很快就会回去,你睡吧。”

  直到顾正南挂了电话,转身看着我时,我却依然一动不动,我的两只脚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顾正南看了我一眼,原本舒展的眉头突然就紧锁了起来,他把手机放进口袋,踱着步子向我走来。

  在顾正南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的心里涌起了无数个疑问,恨不得全都脱口而出,问个究竟。可是,最后,我却只说了一句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废话。

  我嗫嚅的说道,“顾正南,你终究还是不会喜欢上我的,是吗。”

  顾正南停留了几秒,转过身看着我,可我却不敢抬头,我怕从他的眼里察觉到一丁点的嫌恶。

“我娶了你,自然会对你负责,你永远会是我顾正南的妻子,其他的事情,做好的你本分就可以了。”

  我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试图看透他的心思,可是,由始至终,他都冷眼看着我,仿佛在嘲笑我说的每一句话。

“正南……”没有等我说完话,顾正南就已经迈步离开了,我看着他离开时的背影,心里泛起了一股酸涩。

  我感觉我浑身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四肢都已经麻木了。原本,我以为我早就看破了这一切,不管顾正南怎么对我,我都可以忍受,结婚之前我就知道了他的态度,但我还是选择答应了这桩婚事,唯一的原因,只是因为我喜欢他,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也会喜欢上我。但是现在看来,事实却并非如此。

  梁家和顾家是世交,我爸爸和顾正南的公司更是生意上的伙伴,我从小就认识顾正南。在我爸问我,愿不愿意嫁给顾正南的时候,我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的答应了这桩婚事,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我甚至认为,我们的婚姻也会像以前发生的一切那样的顺利。

  只是,我后来才知道,顾正南的不反抗,只是因为他的孝顺,他的应允,也并非是喜欢我。以致于我们结婚两年来,都一直相敬如宾。我和他之间,除了那张结婚证之外,兴许从来就没有任何关联。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走进的宴会厅,我的脑子很乱,顾正南刚才的那些话依然还回荡在我的脑海里。

  我浑浑噩噩的走了过去,刚进门,就看到顾正南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他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样的从容。

  我不禁有些怔愣,便这样呆呆的看着他。这个男人,我整整喜欢了九年,在我眼里,他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完美的。

  顾正南穿了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装,内里是白色衬衫,搭配一条深色的领带,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站的笔挺,一张帅气而又成熟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顾正南走到我的身边,伸出手臂,示意我挽着,我愣了一下,但乖乖的顺从了。他一言不发就带着我朝里面的主桌走去。

  当顾正南出现之后,许多人都朝他走来,和他打起招呼,有多少人是因为顾正南才来参加这次的筵席,所以,顾正南一出现,就有许多人试图和他攀谈。可是他的脸上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丝的笑容,仿佛总能拒人于千里之外。他踱着步子走到主桌旁,一路上,也只是偶尔点个头,算是对别人做了回应。

“哥,嫂子,你们来了。”顾心彤迎面向我们走来,她今天穿了一身粉色的连衣裙,显得十分的俏皮可爱。

  顾正南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正南是顾家的长子,所以顾家现在的家业都是他在打理。他的妹妹顾心彤现在还在读大学,整个顾家,我也就只和顾心彤说的上几句话,换言之,也只有她,把我这个嫂子放在眼里。

“嗯。”顾正南应了一声。

  彼时,婆婆被许多人的簇拥着,因为还没有到开席的时间,所以大家都在闲聊着。说实话,婆婆这个年纪保养的真的很不错,五十五岁的年纪,还能将旗袍穿出一种别样的风情来。

  顾正南走到婆婆的跟前,说,“妈,祝你生日快乐。”

  婆婆笑的合不拢嘴,她站起来,笑容满面的拉着顾正南的手,显得十分的愉悦。“正南啊,你的心意妈感受到了,你啊,平时也别总忙着公司的事,有空多回家来坐坐。”

  顾正南迎合道,“我知道了,妈。”

  但是当婆婆转头看到我的时候,原本笑颜如花的脸上,突然就暗淡了下来,她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不悦的说,“梁旖啊,不是我要说你,今天是我生日,你这穿一件白色的裙子,是不是有些太不合适了,你这是在咒我呢?”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这件衣服是我前几天特意去挑选的裙装,比起我平时的装扮,已经隆重很多了,只是,我没想到这个颜色会引起婆婆的不满。

  我低着头,嗫嚅的说道,“妈,对不起。”

  她摆了摆手,唉声叹气的说,“哎,算了,你啊,这大喜日子,我懒得和你计较,你别出现在我面前了,省的我看见你心烦。”

  婆婆的音量并不大,可是却能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我有些懵,下意识的咬着下唇。许多亲戚都向我投来了同情的目光,我就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任由我婆婆对我的责骂。

  顾正南冷漠的站在旁边,始终没有开口,仿佛这件小事在他眼里,根本就惊不起任何的波澜。

“好了,妈,这么开心的日子,你干什么要欺负大嫂,你可要知道,你这生日宴,可是大嫂一个人张罗的,你别看只是吃一顿饭的事情,大嫂可是来回忙了很久呢。为了这份心,你也不应该和大嫂置气,对不对。”

  顾心彤的这番话,总算缓解了一些尴尬的气氛。我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顾心彤也回应了我一个笑容。

  为了避免让婆婆看到我再心烦,我只能坐到了另一桌去。过了没多久,顾心彤就坐到我旁边来,拉着我的手说,“大嫂,你别放在心上,我妈就是这样心直口快,她没有坏心的,她也知道你为了操办她的生日宴,很辛苦。”

  我点了点头。但其实我很清楚,这些都是顾心彤安慰我的话,我怎么会不知道,自从我进门之后,郑玉卿就没有给我好脸色看,因为她根本就不喜欢我。

  等到开席,说有的菜都已经上好,顾心彤在我耳边低声的说道,“大嫂,你快去和哥一起给妈祝寿吧。”

  想到刚才婆婆的那些冷言冷语,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再去被浇冷水,便摇了摇头,拒绝道,“不了,我就不过去了。”

  哪知顾心彤根本不放过我,她拉着我的手,硬是把我从座位上拉了起来,连拖带拽的推到了顾正南的身边。我脚下一个踉跄,没有控制好重心,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撞在了顾正南的身上。

  顾正南瞥了我一眼,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我心里免不了有些慌乱,顾心彤却硬是摁着我坐到了顾正南的旁边。

  到了敬茶的环节,顾正南毫无预兆的拉着我站起来,对着我婆婆说道,“妈,我和梁旖祝你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婆婆笑的很明媚,点着头应和道,“恩,乖。”兴许是因为顾正南的原因,婆婆也没有再为难我,她笑着对我们说道,“正南,小旖,坐吧。”顾正南的话一向不多,不过好在主桌都是亲戚,大多数的时候,话题都围绕着婆婆,顾正南也落得清闲。只是我坐在他的旁边,多少有些无所适从。

  婆婆对酒店还有菜品都很满意,亲朋好友也赞不绝口,我不指望她夸奖我,只要这次生日宴,她能开开心心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本以为这次的生日宴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了,但却在筵席快要结束的时候,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宴会厅的门被打开,唐吟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她的身材高挑,腰肢纤细,衬上微卷的长波浪,确实美艳动人。

  我明显的感觉到身旁的顾正南轻颤了一下,他搁在腿上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可是除此之外,他的脸上依旧没有一点波澜。

  唐吟直接走到了郑玉卿的旁边,在路过我时,唐吟扯出一脸胜利者的笑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伯母,祝你生日快乐,对不起,我来晚了。”

  看得出来,婆婆的脸上也有些不悦的神色,只是在这么多宾客面前,她还是表现的落落大方,她接过唐吟递过去的礼物,笑了笑说道,“唐吟,你过来吃一顿便饭就是了,何必这么客气,坐吧,都是自己人。”说着,婆婆招呼唐吟在空位上坐下。

  唐吟却没有顺从的坐下,她走到我的身旁,笑着说,“小旖,好久不见。”

  唐吟笑的很明媚,单是这一张脸,让人怎么都没办法拒绝,但想到她和顾正南的关系,我却又无法淡定。我淡淡的应了一声,就没有再打算和她交谈,只是,唐吟似乎对我很有兴趣,她站在我的旁边,柔声说道,“小旖,我这样贸贸然的出现,我想,你不会不开心吧。”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顾正南,却没有见他有任何反应,显然,他根本不想插手这件事,亦或许,他也默认了唐吟的这种行径。但我实在不想和唐吟有什么瓜葛,我没有那么大度,在知道她和顾正南发生的那一切之后,还假装无所谓。

“唐吟,今天是我妈的生日,我们好像并没有请你吧。”

  就在我有些尴尬的时候,又是顾心彤的出现,替我解了围。唐吟转身看着顾心彤,说道,“心彤,我和你哥认识这么久了,伯母过生日我过来祝贺一下,也算是情理之中吧。”

  顾心彤并没有像我一样懦弱,她上前一步到了唐吟的面前,没好气的回应道,“唐吟,你的心思谁都清楚,但是请你明白一点,我哥和嫂子早就已经结婚了,不管你和我哥认识多久,我们顾家也就只有梁旖一个大嫂,所以,劝你收起你的那份小心思。”

  唐吟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她收起那份假意的笑容,略显悲伤的说道,“心彤,我这次过来纯粹是为了伯母的生日,想不到你对我有那么大的误会。”

  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聚集到顾心彤和唐吟的身上,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我不想让事情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今天毕竟是我婆婆的生日宴,不能因为唐吟的出现,而扰乱了所有人的心情。

  我站起来,拉着顾心彤,低声的说道,“心彤,算了吧,今天是妈的生日,你不要和她过不去了。”

  我本想着息事宁人,可是唐吟却不领情,她阴阳怪气的说道,“梁旖,你果然是顾家的儿媳妇,现在就已经开始用长辈的口吻来指使心彤了吗?”

  顾心彤拂开我的手,指着唐吟,不满的说,“我们顾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梁旖是我的嫂子,她的话,我自然会听,只不过要看对谁,对你这样的女人,没有必要留情面。”

  顾心彤的话说的有点重了,我不想让她也受到牵连,任谁都看得出来,唐吟针对的人是我。我挡在了顾心彤的前面,对着唐吟说道,“唐吟,今天是我婆婆的生日,就算你对我再有意见,也请你留点情面。”

  唐吟冷笑了一声,回答说,“梁旖,我也是过来祝伯母生日快乐的,怎么到了你的嘴里,我像是来闹1事的呢。”

  我拦不住顾心彤,她挣脱我,指着唐吟的鼻子,大声的斥责道,“唐吟,你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别欺负我嫂子。”

“够了,都少说几句。”

  在场面差一点就无法控制的时候,顾正南愤愤的打断了我们,他的声音虽不大,却带着十足的威慑力,我不免浑身一颤,木讷的看着他。

  顾正南站起身,自然的走到唐吟身边,只几秒钟的时间,唐吟就立刻变了一副面孔,从刚才的盛气凌人变成了现在的楚楚可怜,她低着头,怯懦的说道,“正南,我真的只是想来庆祝伯母的生日,没想到竟然让心彤和小旖不开心了,是我不好。”

  唐吟的话简直让人觉得可笑,我也确实笑出了声。顾正南看了我一眼,冷冷的问道,“你在笑什么。”

  原本,我一直想息事宁人,可是看到唐吟这样胡闹,顾正南却始终无动于衷,我的心底泛起了一股无名的旺火。这大约就是电视剧里最狗血的桥段吧,丈夫带着小三在原配面前耀武扬威。

  我抬起头看着顾正南,调笑着说道,“唐小姐这么想替我婆婆过生日,是不是也想进顾家的门呢。”

“我……”

  唐吟像是被我说道了痛处,咬着嘴唇不言语,而一旁的顾正南显然也因为我的话,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他皱着眉头,怒视着我,却迟迟没有开口。

  我的心情很复杂,自从嫁进顾家,我一直处于一个逆来顺受的状态,如今,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想把这两年所有的不愉快,都发泄出来。

  我仰着头,说道,“唐吟,我知道你很想嫁进顾家,但似乎已经没有机会了。所以,很抱歉,今天的生日宴并不欢迎你,还有,我也没有安排你的位置,我看,唐小姐还是请便吧。”

  大约是没有想到我会反击,唐吟的脸色突然就便的苍白了起来,她紧握着拳头,愤恨的看着我。

  时间在这一秒凝滞了,周围安静的可怕,除了顾正南粗重的呼吸声外,就只能听到我的心跳声了。

  过了很久,顾正南才冰冷的说道,“是我请她过来的,你觉得这个理由,够不够。”

  顾正南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他的有意偏袒让我觉得分外恶心。我突然有个念头,既然顾正南半点情分都不讲,我又何必给他留情面。

  我直视着顾正南好几秒,才高声的说道,“这次生日宴是我一手操办的,这里在座的每一位都是顾家的亲朋好友。我想请问,唐小姐以什么样的身份坐在这里。”

  我知道自己在玩火,但我就是想亲口听到顾正南的回答,到底在他心里,我算什么,唐吟又算什么。

  顾正南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他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狮子,可能下一秒就会伺机而动把我撕的粉碎。

  兴许谁也没有想到,一向温文尔雅,温顺乖巧的顾家儿媳妇会这样不留情面。宴会厅里的气氛突然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我虽然心里多少有些忌惮,却半点都不后悔。我看到唐吟下意识的勾着顾正南的胳膊,心里的怒火怎么都无法平息。

  趁顾正南还没有开口之前,我又继续说道,“我并不认为我们顾家和唐小姐之间有什么交情,如果有,唯一的联系,大概就是你顾正南的前女友吧。不过,我想这样的关系并不需要来参加这次的生日宴,难道不是吗?”

“梁旖,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顾正南怒视着我,他抓着我的手腕向我拉近他。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他手上的力道之大,我感觉我自己的手腕都快被他捏碎了。

  我仰起头,直视着顾正南充满怒火的双眼,一字一句的回答道,“我说的够清楚了,今天的生日宴,唐小姐并没有在邀请的名单内。”

“大……大嫂,算了。”顾心彤在旁边拉着我的手,直到手心传来她的温度时,我才稍稍恢复了些许的理智。

  顾正南狠狠的甩开了我的手,要不是顾心彤在旁边扶着我,我可能会因为他的大力而摔倒在地上。

  他迈着步子外面走着,在路过我身边的时候,顾正南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虽然这个眼神里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怒意,但里面蕴藏的冰冷情绪却足以让人绝望。

  唐吟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了几秒钟之后,也跟着顾正南的步伐离开了这里。在他们离开的很久之后,宴会厅里依然雅雀无声,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彻底的静止了。

  我不知道亲戚朋友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木讷的站在原地,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大嫂,我们回去吧。”顾心彤担忧的望着我。

  我想,这个时候,整个顾家,大约也就只有顾心彤还在意我好不好,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来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这一切,其实我早该看透了不是吗。

  我自嘲的笑了笑,“心彤,你别管我,你先回去吧。”

  顾心彤犹豫了一会,无奈的点了点头,离开时,还不忘嘱咐道,“那大嫂,你小心点,到家之后给我发个消息。”

“嗯,我知道了。”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我的心里很乱,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直到安静下来之后我才觉得这一切是多么的荒谬。我已经忍了两年了,可是却在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土崩瓦解。大街上熙熙攘攘的,我却怎么都融入不进去。

  是不是,一开始没有那么坚持,也不会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我十五岁认识顾正南,算起来,这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我固执的以为,就算是块石头,也会被焐热,只是,在顾正南这里,一切都是个例外。

  我想,他应该挺讨厌我的吧,如果不是因为我,他现在应该会和唐吟过的很幸福,如果不是我,唐吟才会是顾家的儿媳妇。我曾以为,真正的爱情不是一时好感,而是明明知道没结果,还想要坚持下去的冲动。但是当现实狠狠的给了我一个耳光的时候,我才告诫自己,梁旖,你该醒了。

  我走了很久很久,直到双腿都已经有些麻木了,这才想起来,我的车子还停在酒店里。我本能的向后转身,朝着马路对面走去,却根本没来得及看信号灯,以至于我刚迈出步子后,就听到一阵剧烈的刹车声。

  这声音震耳欲聋,在耳边回荡了很久很久,疼痛感麻痹了我的神经,我的大脑突然间一片空白,眼前一片黑色,我依稀听到有人在旁边不断的说话,可是眼皮却越来越重,渐渐的,就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充斥在一片白色当中,四周蕴满了消毒水的气味,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觉得头痛的厉害。我的手腕处还包扎着白布,可病房里却一个人都没有,我只能踉跄的下了床,朝门口走去。

  就在我刚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从外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错愕的望着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前,他就淡淡的说道,“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我完全不认识这个男人,但看他的样子,却又不像是坏人。这个男人一米八几的身高,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头来,笔挺的身材,干净服帖的西装,脸上衬着淡淡的笑意。

  大约是我表现的太过惊讶,男人笑着说道,“是我撞到了你,不过好在做过了检查,只是有些挫伤而已,没有什么大碍。如果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在医院里再多留一天,做个详细些的检查。”

  我几乎没有考虑,就脱口而出的回应道,“不用了,我没事。”

  说着,我就绕过了这个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我刚走出医院,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顾心彤打来的。

“喂,心彤。”

  顾心彤大声的说道,“嫂子,你到哪里去了,我打了你一晚上的电话,你如果再不接,我就要报警了。”

  我这才知道,我在医院已经待了一晚上了。我匆忙的赶去酒店取了车子,回了家。

  我到家之后,在门口的玄关处看到了顾正南的鞋子,这让我有些意外。今天不是周五,他为什么会突然回家来,难道是因为昨天在生日宴上,我顶撞了他吗?

  我怀着满心的疑惑的走进客厅,刚靠近,就闻到一股漫天的烟味。顾正南坐在沙发上,背对着我,还在不停的抽着手里的香烟。

“正南。”

  顾正南没有回头,他掐灭了手里的烟头,冷冷的说道,“一晚上,你去了哪里。”他的话语里没有一丝的温度,甚至蕴藏了些许危险的气息。

“我出去办了点事情。”我也只能这么回答。

  顾正南站起身,转过身看着我,他的眉头紧锁,眼神里满是不屑。他踱着步子朝我走来,意味深长的审视了我许久。没好气的说道,“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夜不归宿,甚至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有那么重要吗?”

  顾正南的态度让我很是不爽,我莫名其妙被车撞了一下已经够倒霉的了,我又凭什么在这里任由他数落我。我绕过顾正南,把包放在沙发上,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打算。

  顾正南愤然的转身朝我走来,他的视线落在我的包扎着纱布的手腕上,停留了几秒钟之后,语气变得稍稍有些缓和。只是,除了面对唐吟之外,顾正南似乎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冷冷冰冰的,对于我,自然也是不例外。

  顾正南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来放到茶几上,淡淡的说道,“这是你哥问我要的钱,你拿给他。但请你转告他,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管他是生意上遇到了问题还是又捅了什么篓子,都不要再来找我,这几年,我给他的钱已经够多了,我们顾家做的是地产生意,而不是开银行的。”

  我不自觉地轻颤了一下,我哥问顾正南要钱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在我印象里,至多也就只有一次,为了这件事,我和我哥不知道吵了多少次了。但我哥的说辞是,梁家嫁了女儿,让他顾正南拿点钱出来,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我几乎要和我哥断绝来往,却依然阻止不了他的行为。

  自从我爸妈离开海城之后,我们家里的生意就全都交给了我哥。我哥一向就没有什么上进心,这几年,我爸妈的一些家业几乎都要被他败光了。只是,他的事情我可以不去管,但问顾正南要钱这件事,却是我怎么都不能容忍的。

  我拿起桌上的支票看了一眼,然后递给了顾正南,认真的说道,“这些钱你拿回去,以后如果我哥再问你要钱,你不要理他就是了。”

  顾正南依然双手插在口袋里,低头看了一眼我手上的支票,轻蔑的说道,“梁旖,你确定你要把这些钱还给我吗?我听说你哥接了一个项目,拉了很多投资,现在项目失败了,债主都已经追上门了,如果没有这笔钱,你确定你哥可以度过这次难关吗?”

  我握着支票的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虽然我哥很不争气,但他毕竟是我哥。就在我有些犹豫的时候,顾正南冷笑了一声,说,“梁旖,只要你尽好你自己的本分,不要来插手我的事情,你依旧会是我的妻子,而你哥,我也会适当的补贴他一点,只要别太过分。”

  我忍受不了顾正南的冷嘲热讽,在他眼里,我和我哥似乎都是多余的,我们除了给他制造麻烦之外,根本一无是处。我倔强的回瞪着顾正南,思虑了片刻后,将手里的支票撕碎,随手扔在了地上。

顾正南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他浑身散发着可怕的戾气,突然就低吼了一声,“梁旖,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八卦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