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全球医药女性权力榜:她们神采风扬的样子看起来真美


 在全球生物医药行业,女性领导人越来越多地占到公司领导团队的前排,指点江山。

编译自 Fierce Pharma

2016年是全球医药职场女性的“胜利之年”。Emma Walmsley前不久被任命为GSK全球CEO,成为登上全球药企巨头最高职位为数不多的巾帼英雌,也使得女性CEO的领导力这个话题被一时热议。但其实能对所在公司产生巨大影响的女性高管在整个行业中可绝非Walmsley一人。

10月11日,Fierce Pharma发布2016全球15位“强势女高管”榜单,上榜的女性领导人在公司的管理层中,既有全局层面如制定发展规划、拿下风投资本,又有局部关键职能如法务和计算机系统,她们都身处核心决策的位置。

性别本不应该作为一种区分领导者的标签,但是现实世界中的职场环境里,性别不平等现象依然严重,尤其是在制药行业,男性主导的特征更为明显。而现在,女性领导人越来越多地占到公司领导团队的前排,指点江山。作为女性,她们又是在尊重性别多样性、发展女性领导力的道路上,确保整个生物医药行业继续前行的重要力量。

1、Azita Saleki-Gerhardt

职位:艾伯维高级副总裁、运营总裁

 

1963年出生于伊朗,Saleki-Gerhardt的母亲就是一位“只是‘好’的话,那永远不够”的女性。1993年,博士毕业以后加入雅培药物研发部门,并一直在商业和科研两个角色之间不停转换,研发和管理方面经验的累积也让她在后期又参与到了生产环节,而后成为质量管理负责人。

Saleki-Gerhardt最终成为雅培全球研发部门负责人,并在艾伯维分拆之后入主其中,负责艾伯维质量和生产,管理艾伯维全球供应系统、管理和安全。

“作为一名科学家加入雅培,这是我事业开始的基础。作为一名女性科学家,我明白女性可以在科研方面做到十分出色,但是我们总体上缺乏管理和领导的经验。我鼓励其他女性去挑战自己,尝试更多可能。”她承认自己在艾伯维有“强势推进者”的名声。

2、Vicki Goodman

 职位:百时美施贵宝副总裁、药品开发负责人

 

BMS现在最仰仗的免疫肿瘤产品,现在都掌握Goodman手中,Opdivo、Opdivo与Yervoy的联合疗法,以及目前BMS在免疫肿瘤产品领域的在研项目。Goodman最开始的执业生涯始于FDA,医学专业博士毕业后,她以审评员的身份成为FDA的一员,而后加入GSK工作了8年时间,负责达菲替尼、曲美替尼、帕唑帕尼等表观遗传学工作。2015年初,Goodman加入BMS。

她认为,药企对于发展女性职业人的态度已经不再是“停留在嘴上”,而想让这种转变发生最重要的是企业文化能从上到下的理解和认可。但在药企的癌症事业部中,女性担当主要职位的比重仍然非常小。Goodman认为,男性领导人是否愿意在领导力建设上提携女性非常重要。

Goodman对于每天的时间规划格外看重,因为她要尽量让自己每天晚上都能回家吃晚饭。

3、Rachel Haurwitz

职位:Caribou Biosciences公司CEO

 

不是每个人毕业以后就能在一家初创业企业担纲CEO的,而今年只有26岁的Rachel Haurwitz做到了。2011年,Haurwitz和她的同事们一起创立了Caribou,并且为这家初创生物制药公司拿到数百万美元风投。Haurwitz瞄准的技术是CRISPR基因编辑。

这又是一个学霸的故事:哈佛文学学士毕业后,Haurwitz考入加州伯克利,师从CRISPR基因编辑技术领域大牛Jennifer Doudna,后获得博士学位,然后拉导师入伙成立Caribou。截至目前,这家公司已经风投资本4000万美元。

4、Charlotte Hubbert

职位:盖茨基金会风险投资合伙人

 

2008年干细胞和再生医学博士后毕业的Charlotte Hubbert现在执掌着盖茨基金会高达40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2009年,她加入一家科技孵化器企业担任研究员,4年之后,她以副总裁的身份加入一家生物科技风投公司。

盖茨基金会的风投部门可以说是在Hubbert的手中逐渐成型的。“我从来没觉得有自己想做而不能去做的事情。外界对我的评判也是基于我的人品和工作。”加入盖茨基金会风险投资的她只用了两年多一点的时间就做到了合伙人位置,而且已经成为多家生物医药创业公司的独立董事。

“多样性的想法会带来更好的解决方案,从而带来更好的产品,更好的投资回报。”

5、Farah Champsi

职位:InterWest Partners执行总裁

 

在生物医药投资领域浸淫30年,Farah Champsi帮助很多公司完成分子发现到药物研发再到公司IPO和并购。作为一名投资人,她的成绩单会让很多人黯然失色。

在2015年加入InterWest Partners之前,Champsi在Alta Partners工作了15年,期间她主导的诸多项目都被大企业看中并买走,比如被安斯泰来收购的Agensys,被Jazz Pharmaceuticals收购的Orphan Medical,以及被辉瑞收购的Esperion Therapeutics 和 Excaliard Pharmaceuticals。她还是风筝制药的董事,该企业因CART疗法而成为全球明星。而且Champsi凭借自己的人脉和说服力,让风筝制药接受Alta Partners的投资。

在加入Alta Partners之前,Champsi已经因为一系列的投资案例成为20世纪华尔街最成功的投资人之一。除了生物医药科技投资,她还是棒球、曲棍球和篮球的狂热爱好者,据说她篮球打得不错。

6、Julia Owens

职位:Millendo Therapeutics公司CEO

   

在Owens 的带领下,Millendo的目标不再是收购某个产品,公司的野心扩展至拿到整个产品线。

Owens称得上是业界先锋女性之一,拥有加州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2012年加入Millendo。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她所带领的公司表现并不逊色。今年1月,她不仅拿下阿斯利康多囊卵巢综合征产品独家专利权,还在B轮融资中获得了6200万美元投资,据Crain”s Detroit Business统计,这是美国密歇根州有史以来医药企业获得的最大一笔投资。

此前,Owens曾在Lycera战略部就职,还领导过QuatRx Pharmaceuticals 公司和Tularik公司的商业发展,商场经验丰富。

现在,她与其他两位女性领导人共掌握Millendo60%的股权,有趣的是,Millendo大部分员工也是女性。Owens认为,在公司前进的过程中,她并未感受到性别差异带来的不同。

7、Carole Nuechterlein

职位:罗氏风险基金负责人

 

罗氏风险基金创立于2002年,Nuechterlein帮助其明确了企业风险投资的整个分类。

在她的带领下,罗氏风险基金已发展成为拥有5亿瑞士法郎(5.12亿美元)的常绿基金,为罗氏带来很多实际利益。

Nuechterlein回忆,在她加入罗氏之前,罗氏风险基金只是承担公司商业发展功能,负责投资和并购,而现在在风险基金方面做得更出色。

在Nuechterlein刚来罗氏的时候,经常会遭到男性工作者的质疑,但她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她认为,作为女性,明确在自己的职业领域能够做什么、在做什么,是证明能力的关键所在。

8、Karen Linehan

职位:赛诺菲执行副总裁、法律总顾问

 

1986年,Linehan毕业于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系,毕业后她选择成为一名律师,并不意味着她的职业生活一成不变。回顾一下她在罗氏的工作,在那里,她需要和公司包括研发、生产和销售几乎所有部门打交道,还需处理子公司和不同区域的法律事务,另外还要解决生产许可、投资等事宜。

“我觉得制药行业会很吸引当律师的人,这使我的生活变得有趣丰富。”虽然任务繁杂,Linehan却对这一职业充满热情。

当然这个职业也有挑战,由于赛诺菲是全球性企业,她需要到不同的国家处理国际事务。她表示,“这对有家庭的女性来说是个挑战。”但在她的想法中,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不应该在工作还是家庭里作出单一选择,兼顾工作和家庭才是一种成功。

9、Jane Osbourn

职位:阿斯利康旗下MedImmune研发副总监、总负责人

   

凭借从小对科学的热情和渴望改变人类生活的理想,Osbourn将人生规划定在了医药行业。1993年9月,她加入了剑桥抗体技术中心(CAT),开启她的医药之路。

她在CAT的前三年致力于研究一项高效释放高质量抗体技术,依托于这项技术,抗炎药修美乐(阿达木单抗)诞生,是目前全球销量冠军。

2006年,阿斯利康以7.02亿英镑收购CAT,一年后将其与旗下全球生物制药分公司MedImmune合并。2010年,Osbourn获得东英格兰杰出商业女性奖。现在,凭借二十多年丰富经验,她已身兼BioSuperiors技术研发副总监、MedImmune英国负责人、英国生物科技贸易组织BIA多职。

她认为,生物医药领域为女性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机会,女性将在该领域有更多作为。

10、Daphne Koller

职位:Calico Labs首席信息官

作为Calico Labs新上任的首席信息官,Daphne Koller还尚未作出大动作。但这位计算机高手早有准备,她计划组建一支能分析大量健康数据的团队,改变人们理解年龄和疾病的方式。

Calico是一家风投公司,由基因泰克传奇CEO Art Levinson掌舵。8月,为了组建这支计算机生物技术团队吗,他将Koller推荐到公司。

11、Aarti Shah

职位:礼来CIO

 

作为礼来的CIO,Aarti Shah已经任职这家美国药企22年之久。在这期间,她的工作轨迹曾跨越两个国家的九个不同职位。出生在印度的Aarti Shah,在礼来的第一份工作是为预防绝经后女性骨质疏松症药物易维特(Evista)的上市作为数据统计员。

Aarti Shah在今年早些时候被委任礼来CIO,在公司高层看来,Aarti Shah有丰富的药物开发经验,出色的领导能力以及最重要的是在礼来内部有着极高的信誉。在她之前,礼来的两任CIO均来自公司外部,并且任期都很短。

Aarti Shah十分期待未来新的机遇和挑战,特别是对于药企来说,新的IT技术使用方法成为重要一环,而企业也在寻找新的方法来开展业务和服务。

12、Deborah Waterhouse

职位:GSK医疗保健高级副总裁

 

在加入GSK之前,Deborah Waterhouse曾任职汽车销售行业7年之久。这是一段与制药行业完全不同的工作履历,尽管这段工作也让Deborah Waterhouse感觉开心,但她仍觉得内心自我价值的未被满足。“我总在想,我能为这个世界做出什么不同。”

直到某一天,Deborah Waterhouse接到GSK的招聘电话,由此开始了一段不同的工作轨迹。如今,20年过去了,她在这家英国制药巨头负责过销售和市场营销,甚至是研发,而作为全球战略领导者的Deborah Waterhouse,成功地将公司重磅哮喘药物Advair推广上市。

在GSK内部,Deborah Waterhouse参加了女性领导倡议,她向其他人分享自己的工作经验和生活经验,并且在外部也投身于女性平等并帮助她们建立自己的专业网络。而作为身居要职的女性高管,Deborah Waterhouse经常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

“如果一位女性做到高管职位,人们总是会想,她没有丈夫和家庭,或者她一切以工作为首位,其他的都不重要。但我想说,这并不是我的生活方式。”

13、Susan Shiff

职位:默沙东高级副总裁

Susan Shiff在2014年加入默沙东,随后接手一个全新部门,致力于如何能证明药物价值。她认为,作为药企,需要让整个医疗系统真正了解药品和疫苗如何在现实生活中起到作用,医生如何开具处方,而患者又如何正确使用这些药物。

14、Kristen Williams

职位:Pacira公司CAO

 

当Kristen Williams接到同学邀请加入Pacira公司时,她以为自己只会做一些简单的法律文件处理,直到同FDA对簿公堂。

对于大型药企来说,和行业监管部门的对垒都是一件冒险的事,更何况像Pacira这样只依赖于单一品种的中小型公司。但FDA对于小型公司的市场限制,让Kristen Williams知道,和FDA据理力争是一件正确的事。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起诉FDA是正确的做法,因为他们本就做错了。”

15、Nancy Valente

职位:基因泰克全球血液、肿瘤产品开发副总裁

 

当年,21岁的Nancy Valente从没想过会在药物领域发展自己的职业生涯,直至她父亲因胰腺癌过世。父亲的离世对Nancy的职业规划产生了重要影响,“我希望为那些患有严重疾病的人们做些什么,就像夺走我父亲生命的癌症。”

如今,作为基因泰克肿瘤和血液产品负责人的Nancy,她正在实现当年的心愿。自从加入公司,她帮助公司不断扩大血液产品部门规模,从抗体结合到血友病建立不同的产品组合。

本文版权属于E药脸谱网(www.y-lp.com)。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养生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